女法医能让死人说话入行后再没化过妆用过香水
作者:网络 来源:网络 日期:2017-05-05 浏览

  在重庆铜梁区公安局,有一位女法医,无论是在重大案件的现场,还是在腐蚀得只剩下一堆白骨的尸体旁,总有她沉着冷静的身影。

  工作11年来,她出勘各种案件现场2200余次,出具法医鉴定书1600余份,直接、间接帮助侦破刑事案件900余起。她,就是铜梁区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的女法医杨发英。

  听到杨发英这个名字,以为这是对她职业的称呼。这名字用重庆话来念正好是“法医”的谐音。但是,作为一名女子,谁又会喜欢天天和尸体打交道?即使面对的是一具正常死亡四肢健全的尸体,一般人也不敢轻易触碰,更何况是爬满蝇蛆、散发恶臭的残肢断臂?然而在杨发英看来,选择了这份职业,就一定要干好这份事业。

  从选择法医这个职业那天起,杨发英就再也没化过妆,没用过香水,因为任何的气味都有可能影响现场的勘查和尸体的检验。

  明察秋毫,让死人开口说话

  公安法医鉴定是一项要求高度准确的科学工作,需要的是严谨的工作态度和坚强的心理素质,容不得半点虚假和怯弱。不仅要求法医有高超技术、丰富的知识以及足够的胆识,还要有认真细致的工作态度,这样才能从现场细微之处发现线索,让死人开口“说话”,为活人伸冤,为侦查破案提供有力证据和办案线索。

  2005年7月,铜梁县二坪镇发生一起故意杀人案件,杨发英与同事们步行十余里山路匆忙赶赴现场。由于死亡时间与报案时间相隔10余天,人已埋在土中,等尸体掏出来时,表皮已经发绿,伸手接触尸体,腐肉就似烂泥似的垮了下来,而渗出尸水的恶臭,熏得在场众人不得不捂着鼻子远远地走开。

  虽然几次险些被恶臭熏倒,杨发英仍然坚持上前检查。面对高度腐败的尸体,想要准确的确定死因无疑是困难重重。她对腐烂的尸体进行了极其仔细的检查,最后确定该案系故意杀人案。尸检过后,她走到哪里,衣服上沾染的腐尸恶臭就带到哪里,弄得大家都不敢和她靠得太近。有人问她:“你难道不怕臭?莫非你们法医都有抗臭的本事?”杨发英淡淡地一笑说:“有谁不怕臭不怕脏的?但我是法医,有尸体的地方就是我的战场。”当她步行十余里地返回后,双腿已肿得无法行走,加上腐烂尸毒的侵害,她最终病倒了。没休息几天,杨发英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。这样的事件只不过是她11年法医工作的一个简短缩影而已。

  意志坚定,咬牙独自承受酸楚

  2012年8月,铜梁县城一中年妇女失踪,经调查发现,该案极有可能是一起命案。但命案必须要发现尸体才能立案,杨法英随即采取了该妇女父母的血样DNA,在失踪人员库内比对,但无结果。

  2013年2月,璧山县境内一处悬崖下,发现一个装有尸骨的旅行箱和散落的骨骼。杨发英赶到现场,在近90度的斜坡上,进行地毯式的搜索,记录每一块骨骼。4个小时后,她终于将整个尸体的大骨全部找完。

  随后,杨发英又马不停蹄地赶回解剖室、实验室,进行一系列的骨骼重合、尸骨的测量来推断死者死亡原因、身高、年龄及性别。通过这一系列的检验鉴定,最终确定了尸体的身源,死亡性质、死亡原因、致伤工具及死亡时间,成功破获一起杀人抛尸案。

  2011年以前,铜梁县公安局没有自己的解剖室,所有需要解剖的项目都要在铜梁县殡仪馆的尸体化妆室内进行。20几平方米的尸体化妆室没有空调。一到夏天,面对40的高温,杨发英仍然要全副武装进行尸体解剖。常常是一场检验下来,整个人像落汤鸡一样,全身没有一处是干的。

  法医工作是一门科学,更是一种责任。11年的公安工作中,杨发英在单位是一名出色的法医,但对丈夫来说她不是一个好妻子,对女儿来说她不是一个好妈妈。特别是在周末,一有案件发生,接到通知,顾不了孩子在身后哭喊妈妈,立即赶赴现场。当她处理案件回到家时,孩子已经带着眼角的泪痕进入了梦乡。每次听到孩子都说:“我妈妈只有工作,不要我了。”杨发英也只能咬着牙独自承受这份酸楚。

  很多人都问杨发英,为啥这样拼命的工作,她总是笑着说:“对于一名人民警察,一名共产党员来说,这只是我的职责。我还做得不够好。”